各茗

如果都老了,我会在海边陪你看日落。

鹿女:

要我说,那水雾里来的,不是仙人又是谁。这诗写的是预言,一个养花的癔症患者,一个前世今生皆忘的渔樵,摆渡人,逃难的渔民,那位远道而来的苦行僧,以及顿悟。各茗老师的摄影处处有禅机,学习了。

摄影:各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字:于望



出家

 


1

“佛”,一山的野樱拂过春天

风随后驾到,“哗”,仙翁来了

所行之处漂浮着水汽,我晓得

那无边界正下着雨。多有意思

他是跛子。他或者不是

(谁也看不清)这已经到了第三千零三个命数

你若好奇脉络和流向(唉,你看不清的)

那人下山化为渔樵,再不知古往今来

只知道要过河,见摆渡人一身蓑衣

当是要下雨了,他在心底默念

船桨啊咯吱,船身啊悠悠

划向河中央,船夫忽地仰首,唱道:

「远山樱野落纷纷,云雾拨开见一人。」

他遂看见来时的山在动摇,一左一右

那声音震开不止一朵花苞,吹散云雾

「不知何来仙中客,落此村游寒森森。」

 


2

入夜,魂各走各的六道

倚河的村落,住满了渔夫

背山的岛屿,又都是樵人

河畔与河畔相连的灵媒只有一艘船

他一踏上陆地,就有人携家眷要逃

(为何要逃)你这蛮人竟不知

十四口人命断在姓李人家,那独子

嗜杀,一把刀就折一朵花

你听那声音,“咔擦”,干干脆脆的

好不爽快呀。于是一家老小离了岸

童子依旧梦中,点点星火烧进眼瞳

只见河中央明灭不定,似有无数桨

划开阴阳,一半是明,一半是暗

「隔岸观得天渐晚,渡船尚未近昏黄。」

每想起自荷塘摘下的莲子,就觉得满口心酸

清脆嫩滑,苦涩的莲芯才是本真

「命里有时终不悔,只待子夜把魂还。」

我就说一到入夜,入眼即是缭乱

赶路的赶路,逃亡的逃亡

 

 

3

癔症发作有两个时辰

如盲眼之狼(他自己如何知道)

他的心不盲,皎皎如月

是开得欢的海石榴,在后院泥土

扶持着映山红。双双落地又生根

他是这众多渔樵中最为沉默的一个

独来独往,没有父母,没有子嗣

(你当他不知爱)比如生娃

来弥补空空如闺怨的感觉,他不是没有爱过

「狼起杀心刀无眼,花匠皆知罪无言。」

后来又离开谁,不记得了

他从不怠慢春色,和后院娇弱的花

如哺乳的女人一样充满柔情,把它折断

插入瓶内,插入土里,或者也插入

一段不曾听闻的长长叹息,唉

「爱恨翻涌千堆浪,人性两面覆眼前。」

那是一枝比狗尾巴草高尚的野樱花

只是没有人听过这样的说法,正如

没有人知道,一位跛子的存在

凡真实都是虚假

 


4

村里祭祀常以巫术求祯祥

树皮上作画图腾,木雕成面具

手舞足蹈,念念还有词:

天国之下永兴也,得无数祥兆祥兆

哎哎为何都是空,得得一切也罢了

跳得大地将要崩裂,祭台摆上牛头

他的癔症也随着击打的鼓声来了

是阵痛,还有一些甜蜜的嗅觉

他远远的闻见苦行僧的味道,衣摆有泥

这是远方跋涉来的人,湿又清爽,来处降了雨?

花香味,那是戒欲之人皮肤下流动的味道

十分之二的樱,渗进十分之八的海石榴

与他全部的生活如此相似。于是他追赶在后

提刀的左手有些发抖,那僧人竟缓缓

在前方走,追不上,他气喘嘘嘘停下喊

你这和尚,站住。出家人回头了(遥远的熟悉感)

他说道:我虽走犹止,你也该停止了。

「你说你止步身定,我道是心魔难停。」

樱瓣落下且停在肩头,刚好

「风痕水迹都是景,醉或不醉也酩酊。」

顿悟



5

他做了半生渔樵,走路不稳

(那是我走得太匆忙)谁信呢

蹑手蹑脚,不忍惊扰夜色,咯吱

老旧木门点了点头,似乎示意

(总还有人会原谅他)这份痴迷

又是一首渡船歌,换了人,依旧蓑衣披肩

「静湖揽月虚灭烛,仰首华光生死疏。」

开了口,小曲悠悠,一左一右

「满山青果又青山,何处来也归来处。」  

他于是朝着山头一轮圆月

狂奔去,像一匹发疯的兽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8 )
  1. 世人~各茗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小叶子各茗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培根予望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各茗予望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各茗 | Powered by LOFTER